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的597人

jiangnande597ren

 
 
 

日志

 
 

翻看当年日记 重拾久远记忆  

2014-06-15 10:09:41|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看当年日记 重拾久远记忆 - 肖珊子 - 江南的597人

 

 翻看当年日记 重拾久远记忆

                                  闵大洪

 注:此文是我的恩师闵大洪在《我的兄弟姐妹》一书中的原稿,完稿后他通过电子邮箱发给我,文章中专门提到了我。拜读后,倍感亲切,并将此文奉上,与博友、战友一起分享。

1968626日,北京站。随着一声汽笛声响,又一列知青专列缓缓启动。一批以崇文区学校为主的“老三届”学生踏上了赴北大荒之路。我在这趟列车上。专列终点是过了佳木斯的一个小站福利屯。之后转乘汽车到达位于双柳镇的597农场场部,再之后乘上尤特拉的挂斗前往二分场第8生产队。到达时已是628日,路上走了整整三天。

分在8队的共有10个女生,7个男生。其中我和吴文田、周中立是26中(即汇文中学)66届高三生,年纪最大,其他同学都是初三生。我们17个人成为来自北京的第一批新知青。随后,一批818日启程的3名北京知青又来到队里;再以后,一批上海知青于9月到达,一批哈尔滨知青于10月到达;19691970年再有北京、杭州、舟山等地知青陆续到达;1974年还有最后一批哈尔滨知青到达,由此形成了一支来自多地、人数众多的知青队伍。据李秀兰(北京知青,1969年到队)回忆,16连知青最多时达450多人。

随着农场组建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进展,1969323日,597农场正式组建为三师19团,二分场8队改制为二营16连。

我在北大荒的生活分为两段:19686月至19705月在16连当农工;19705月至197112月在第二中学当老师。

离开北大荒已经40多年了,16连所在地的二道山和营部标志性建筑——二层楼的二中校舍,始终存于心头,不时勾起我的回忆。但如今,毕竟已是67岁的老人了,很多具体事情、具体情节已经遗忘。老话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幸好我留有一些当年的不完整日记,翻看之际,当年生活又栩栩如生地再现眼前。

 

一、16连当农工,最难忘战天斗地

    在北大荒,生产劳动是第一位的。如果把干过的活儿都列出来,起码要一页纸,作为兵团战士,当时让干啥就干啥。以下是1969年几篇日记中记载的情况,当时劳动条件之艰苦,劳动种类之多,劳动强度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1016日:“今天在玉米地苦战一天。昨天营长来到连里,昨晚和今早的两席话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晚上又开了献忠心誓师大会,坚决把粮食夺回来。”  

1017日:“今天又大战水稻田。没想到第一年试种水稻,获得意外丰收。”

1020日:“提出苦战七昼夜。晚上八点才回来,手全裂了,很痛。”

1025日:“已经苦干六天了,营里原来准备今天向团党委报喜,但今天又变天下雨,玉米仍没有收完。”1027日:“今天开始突击收大豆。”

1110日:“今天豆子全部割完。上级布置连里也布置挖防空工事。”

1113日:“粮食在昨天基本收完了,原来估计可以休息一下,但连里决定今天下地捡玉米。”

1122日:“今天全连休息,准备24日起大战金沙河水库。我们一排没休息,到水库搭帐篷、挖井。这次团里近千人会战,连里出110人。”

1128日:“今天在水库工地开了誓师大会,团长、政委都来了。这个水库要三年完工,最后到达坝高7米,种一千垧水稻不成问题。今冬尽可能达到坝高3米。天真是冷极了,每天要走123里路。这两个月将是对思想和身体的一个很好的锻炼。”

1229日:“今天已经是第二天脱玉米了,分成三班倒,两班脱玉米,夜班进行粉碎。王喆他们修水库的要从12连背粮到加工厂,然后再背50斤成品粮回来。战备粮任务要求明年2月底前完成,每人贮备两个月战备粮,一个月成品粮,一个月原粮。”

197013日:“连着打了两个夜班了。这几天冻得够呛,鼻子这个宝贝,老得用手捂着。现在零下几度是室内温度,脸盆里的水总处于结冰状态。脱谷要在8日完成,水库工程要在20日完成,还要从团部往回背战备粮,任务重而紧。”

……

1969年底,兵团向国家交粮任务完成的不理想,因此,各师、团都做了紧急动员。当时,18团曾动用一切手段,包括汽车、尤特、大车、小推车、自行车,甚至组织4万多人往福利屯粮库背粮,于是18团成为三师各团的学习榜样,19团也随即展开行动。

我在1970113日日记中较完整地记载了这次徒步行军交粮:“昨天真是值得记载。全连运粮行军百里以上。二营一共来了一千人左右,早上5点半在我连集合。象13连、14连都是凌晨2点起床,从他们那儿到我们这儿就是15里。装粮的工具五花八门,我和文田几个都是用的裤子(注:把粮食装在两个裤腿中,然后挎在脖子上)。7点出发,一个连一面红旗,交粮大军浩浩荡荡。30多斤的大豆在肩上越走越沉。经过6小时奋战,终于到达了七星泡粮库。下午2点半返回。一去还是可以的,回来体力越发不支,小腿象要抽筋,脚板非常疼。这时谁也不想多说一句话,只拼命拉动自己的两条腿往前走。路往凉水(地名)一拐弯,也没有队形了。到了巨宝(地名),一听休息号,都立刻躺倒地上。连长赶快把大家叫起。一出巨宝就看见了连里晒场的灯光,到了拼命冲刺的时候,这时已是三人一伙、两人一伙,我和金建中、王慕志终于在晚835分回到连队。我们回来了!我们胜利了!留在连里的王振华、李子明已烧好炕、打来洗脚水。苦是苦,累是累,充分说明我们缺乏锻炼。这是一次极好的考验,是对意志力的考验。睡了一觉今天基本恢复了。早上,我们几个躺在炕上还在回味,昨天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呢。的确,越是接近胜利的时候,往往是最艰苦的时候,最后胜利产生在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二、二中当老师,最难忘师生情谊

1970220日,丛连长通知我,营里已下调令调我到二中工作,要求明天前往报到。由于连队有熟悉的同学战友,而且我当时认为应该在最艰苦的地方接受锻炼,因此决定“抗命”不去。在我的记忆中,这种状况只持续了几天,但翻看日记后才知道,竟然坚持了3个月,直到516日才去报到。

二中是一座红砖的二层楼,这在当时十分罕见,是二营营部的标志性建筑。楼上是教室,楼下是办公室和老师宿舍。学生是附近各连职工的子女。老教师不少是转业的部队文化教员,为了增添新的教学力量,除将一些各地师范院校的毕业生直接分配到校外,同时也从连队抽调知青,年轻老师大多来自北京、上海、哈尔滨、成都、舟山等地。

518日正式开始了我的教师生涯。艾笑虎校长在安排我的工作时,让我教数学。没想到,1922日就和学生到稻田一连劳动四天。直到523日才上第一堂代数课。当时,只要生产需要,学校停课老师学生全员下地劳动是常事。

我的数学课内容是从一元一次方程开始的。我是生手,加上学生的基础较差,我认为并不难的内容,学生听的云里雾里。我面临的首要的问题是讲得深入浅出、准确无误地让学生听懂。

对知青来说,家里的来信是精神上最渴望的安慰和最重要的支撑。我在66日日记中写道:“今天接到母亲来信,对我服从分配当老师发表了如下意见:“过去你阿爸当过老师,我也当过小教,但那是旧的,现在性质完全不同了,你是当新老师,确不是件易事。但干一行,学一行。只要政治挂帅,思想上解决问题,什么困难都能克服的。而且能由生手成为熟手的。你说,过去12年是听人讲课,你可以从以前讲课老师中讲得好的汲取经验。另方面,现在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不同了,首先要了解学生,关心学生,你教课后最好能征求学生对你教的是否能理解,有什么困难,也得听听学生的意见,对个别学生学习上有困难的还要耐心辅导。和其他老师也要经常交换意见和交流经验。在教学方面要注意方式方法,在态度上不能性急,对学生要促使他们提高学习的自觉性。总之,使学生要口服心服。此外,在教材方面,可能还要自己找些材料编写教材。编写数学题最好根据你那儿的情况——阶级斗争和生产情况来编写,要深入浅出,使学生易懂、易接受。”

722 校领导找我谈话,要我从新学期担任三排辅导员(即班主任,当时班级也按部队编制称谓)。在日记本中夹有两张我于1971115日制作的《三排学生政治情况、学习成绩一览表》。政治情况包括出身、是否团员、红卫兵、五好学生、干部等;学习成绩包括当时的五门功课:政治、数学、物理、化学、农业常识。全排共37人,出生年份从1953年至1956年,男生22人(占60%),女生15人(占40%),有团员6人、红卫兵20人、五好学生8人。

三排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是从8月下旬到9月底接连完成盖厕所和盖教室的任务。830日,我在日记中写道:“通过几天的劳动,厕所下半部已基本盖好,这是自力更生的产物。紧张的生活也很有意思,工作、工作、不停的工作,就是每天的基调。”如果说,盖厕所是“小儿科”的话,那末接下来,全排同学盖起一个4200平米的教室便可称为“壮举”了。930日日记写道:“今天是值得庆祝的日子。从20日正式砌地基石开始,到今天中午12点,历时十天半,200平米的教室终于平口了。精神变物质,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16连派来了姚得贵、王德山当师傅,同学们当小工。尽管昨天风雨交加,还下了一阵雹子,但仍然按进度计划完成了。”我至今还保存着我和全排同学在教室前的合影,尽管照片很小很模糊,但也更显示其珍贵。

40年时光,弹指一挥间。时至201111月中,我突然接到一个手机短信,自称是当年二中三排的学生,名叫张凤清。她说同学们一直记得我,并找了我很久。我当即回信,并与她建立了联系。张凤清多年来坚持写作,尽管她早已定居常州,但依旧以597人自居,她为自己的博客起名为《江南的597人》。她在2011129日写下博文《师恩难忘》,文中写道:“我上小学四年级开始了文革,之后的几年,包括初中都没学到什么知识。那时的教育方针是:学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校方经常请来目不识丁的贫下中农上讲台,给我们讲如何种地,24节气都该干什么农活等农业知识(这就是学农),或者去二营修理所参观工人师傅如何将一块铁疙瘩车成螺丝帽等零件(这叫学工),要不就是从连队请来苦大仇深的贫农,来学校忆苦思甜,吃忆苦饭等等,就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我的班主任闵大洪,带领36名十几岁的孩子,每天搬砖头、筛沙子、和水泥,硬是为二中盖起一幢200平方米的教室。这幢房子与其说是水泥砖瓦结构,不如说是用二中73届高中生的汗水和青春建造。它更凝结着我们全班同学和闵老师之间的深厚友谊,那是我们学工、学农的里程碑。”

 

 三、青春汗水洒在祖国的大地上

如今“老三届”、“上山下乡”、“知青”等早已成为历史名词,今天的青年恐怕已完全不了解这些词汇的意思,哪怕自己的父母是知青,相信他们也难以了解这些词汇的深刻内涵。文革中上山下乡的知青总数,我看到的有1600万、1800万和近2000万等不同数字。我在1970717日的日记中曾记载有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制定的19711975五年规划的主要内容,在这份规划中提到兵团19681970年组建两年来共接收了33万知识青年。当年全国城市居民家庭中,几乎没有一家不和“知青”联系在一起。很多家庭几个孩子全部走光分、处几地,从此全家人很难再同时聚齐。就拿我和我老伴来说,我到东北兵团,我妹妹到安徽插队;我老伴到内蒙插队、弟弟到云南兵团、妹妹到东北兵团,她全家曾出现六口人分处六地的情况。

尽管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早已成为历史,但对这一段历史的回忆、思考和评价始终不断,尤其是围绕知青一代的青春有悔还是无悔的争论时起时伏延续至今。

作为“老三届”的一员,我持如下观点: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10年“文革”的一个组成部分。文革被否定,上山下乡运动自然也应被否定。“文革”延迟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至少10年,一代知识青年的梦想被粉碎,上山下乡运动以知青大返城而告终本身已证明其失败。

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知青是没有选择的,不像今天的年轻一代个人对就学择业可以有多种选择。即使当时极少数坚持留在城里的,也只能在街道工厂等处干活,谈不上有任何个人的发展。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谈自己的青春是否无悔或有悔便没有实质意义。

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在革命传统和革命理想主义教育下成长起来的知青一代,尤其在文革那种政治狂热的情况下,大多数人是怀着真诚听从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到广阔天地去锻炼自己的,是真心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根本就不把苦难放在眼里。在我的日记中,充满了豪言壮语,反映了当时自己真实的心境,也反映了当时整个语境。需要要说明的是,上述日记记录的是在北大荒早期的思想状况,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化,苦闷、失望、怀疑的情绪自然在知青中滋长蔓延。

由于个人的境遇不同,尤其是在返城后的发展不同,每个人在描述和评价那一段经历时必然有所不同。知青一代提出“青春无悔”的口号,其实强调的是自己所做出的牺牲和贡献并非毫无价值毫无意义。知青一代将自己的青春汗水洒在了祖国的黑土地、红土地、黄土地上,为边疆和农村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时自己看到了社会的现实,在人生的道路上受到了一次磨炼。有的战友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回城,有的战友甚至牺牲在当地。我清楚地记得在二中时曾请来几位奋不顾身救火的兵团女战士,对同学们进行革命精神教育,她们由于面部严重烧伤已经毁容,我特地在事先交待给她们献戴红领巾的同学,面对她们时不要流露出害怕吃惊的表情。如果说,大部分知青只是付出了一时,而这些战友则付出了一生。

今天的人们能够理解当年知青一代所做出的牺牲和贡献吗?能够理解他们提出的饱含泪水的“青春无悔”的内涵吗?

翻看当年日记 重拾久远记忆 - 肖珊子 - 江南的597人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